当前位置:

汕头大学特色财务管理

作者:汕头大学计划财务处 | 时间:2009-11-30 | 单位:

  

  高等学校财务管理质量,直接关系到办学质量与办学效益,如何发挥资金对办学的最大效用,需要在财务管理体制、财务管理方法等方面进行优化。汕头大学财务管理经多年实践,在以下方面形成自己的特色:


一、实行集中核算、集中管理、授权负责的管理体制

  国内高校常常将财务收支分隔成成人教育、后勤、食堂、一卡通等若干部分分别核算,分别管理,造成财务分散、多会计主体的局面,增加资金管理难度,降低会计核算效率,给不规范财务行为以至经济犯罪提供机会。
我校从2006年起实行集中核算、集中管理、授权负责的管理体制。按照这一模式,目前除限于全国性基建会计制度规定,基建收支还必须独立核算之外,其他所有收支都在一个账套集中核算、集中管理。同时,为提高效率,由校长适当授权各学院院长、部处负责人一定的权限负责本部门的预算内支出。
我校集中核算、集中管理、授权负责的管理体制的实施强化了财务监管,统一了校内开支标准,从根本上规避了财务风险,收到了良好效果。


二、改革预算审 核机制,改进预算分配模式,硬化预算约束

  国内由政府财政提供经费的行政事业单位,一般比企业具备较完善的预算管理制度,主要得益于政府财政部门的制度性监管,通过由上而下实施部门预算,规范单位的预算收支。不过,高等学校资金来源多元化,高等学校规模庞大,需要将部门预算细化,落实到学校内部各个部门,为学校的各项工作提供保障,在这一过程,会有多种体制、多种程序、多种方法可供选择。而不同的做法,会产生不同的效果。

  1.预算审核由行政主导改为教师主导

   国内一些高校,将校内各部门预算草案交由分管校领导审核,然后在学校决策机构会议上平衡并决定;另一些高校由财务部门审核预算草案,报经学校决策机构会议讨论决定。
   虽然分管校领导比较熟悉分管工作范围的业务需要,了解预算的重点,但仅仅依靠分管校领导审核预算,很难采用零基预算、绩效预算等预算技术,各分管校领导将会为分管范围争取尽量多的预算资源,最后常常采用利益平衡的原则决定各项预算。
   如果由财务部门审核预算,可以发挥财务人员以历史经验数据来评估新的预算需要的优势,但财务人员较难从学校发展目标、学科发展需要等方面来评估各项目预算的合理性。
   其实,教师站在教学、科研的第一线,最了解教师和学生、教学和科研对资源的需求,如果由教师参与预算的审核,会更好地支持教学工作的开展。
   汕头大学从2006年开始,设立以教授为主体的预算委员会,每年负责对校内各单位申报预算案进行审核。汕头大学的预算分为日常经费预算和专项预算。日常经费预算是用于维持正常办公所需的各种维持运转经费。预算委员会的任务是审核日常经费预算定额依据与标准,定额依据可以考虑教职工人数(实际数或定编数)、学生人数(可考虑不同专业给予不同系数)、教学工作量等。定额标准按零基预算的原则,考虑未来预算期内的基本开支需要来确定。
   专项预算是除日常办公外,各单位由于执行专业职能、专业任务、教学改革等所需的项目开支,是保障专业职能、专业任务、提升教学质量的财务基础。预算委员会采用绩效预算的方法,对各项工作的绩效进行评估,区分轻重缓急,进行排序,再采用零基预算的方式,核定项目预算。
   以教授为主体的预算审核机制,相较于以分管校领导为主体的预算审核机制,可以避开各位领导在平衡预算方面的不平衡困扰,便于采用零基预算和绩效预算的预算工具,可以更合理、更科学地安排预算,发挥预算资金的较佳效果。
   相较于由财务部门审核预算,以教授为主体的预算审核机制,可以更好配合教学工作的需求,更好支持教学改革。
   以教授为主体的预算审核,并不代替校领导在预算上的决策作用,预算委员会向校领导决策机构会议提出议案,由校领导决定。但经过以教授为主体的预算委员会审核,有助于校领导在预算决策上提高科学性。
   汕头大学几年来的预算审核实践,说明这种方式很有效果,所制定的预算在校内公开,可以得到师生员工的理解与认同,有助于预算的切实执行。


  2.一次到位,减少二次分配,变条条预算为块块预算

   一些学校将实习费、实验材料费等教学经费以及其他经费预算划给教务处、学生处、科研处、总务处等职能部门进行二次分配或集中控制,这种做法有助于发挥职能部门的作用,但同时也给院系基层教学单位添加为争取经费而劳累。
   高校预算安排尽量与业务执行密切配合,尽量避免管事的不管钱,管钱的不管事。如果担心由此不能达到预算的预定效果,可以通过加强对教学单位业务考核,强化财务部门对预算的监督职能。同时,预算编制应该按会计支出明细科目细化,使财务监督更加细化。


  3.硬化预算约束,完善预算执行机制

   花费很大力气编制的预算,应该得到严格执行。在这一方面,我校的做法是,各单位已有的预算,在年中如果申请追加,必须先由学校审计部门对已经开支部分进行审计,根据审计结果再讨论追加预算问题。
   当然,由于存在不可预见事项,需要不可预见经费预算。汕头大学每年在总预算中预留300万元,由校领导会议决定用于临时增加的项目支出。此外,为校长、副校长分别提供10万元、5万元的不可预见经费预算,由各校领导决定用于分管范围的零星开支。
学校各院系、部门预算细化以后,在执行过程中,过细的预算,由于客观情况变化,难以按原明细预算执行,会让人感到捆手捆脚。这应该允许预算单位向学校申请院系、部门内部预算在总量不变前提下的结构调整,此类申请可以授权主管财务校领导审批。


三、高等学校财务透明化

  高等学校实施独立审计制度并公开披露年度会计报表,在境外已习以为常,但国内鲜有实践。发达国家、地区的大学,年度会计报表必须像上市公司一样对外公布。香港与西方发达国家的高等学校,每年均在学校网站上公布年度会计报表,公开提供给社会各界人士查阅。
  十多年前,高等学校的资金规模较小,资金提供渠道比较单一,资金使用受到政府主管部门的严密监控,学校可以灵活运用的资金非常有限,公开会计报表也许意义不大。但是,时至今日,高等学校资金来源多元化,除了政府拨款,自创收入、学费住宿费收入、捐赠收入、贷款等规模不断扩大。在这种情况下,学校财务透明度问题,开始受到关注。
  公办大学基本资金来源于政府财政拨款,学费住宿费收入也是重要的资金来源。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高等教育法》(自1999年1月1日起施行)第61条、64条的规定:“高等学校的举办者应当保证稳定的办学经费来源,不得抽回其投入的办学资金”,“高等学校收取的学费应当按照国家有关规定管理和使用,其他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挪用”。这种非营利的性质,决定了高等学校对会计资料保密不具有商业意义。相反,社会各界有权了解高等学校对政府财政拨款和学生缴纳学费的资金使用效益。
  因此,向社会公开财务数据既是高等学校应尽的责任,也会产生正面的作用。有利于全社会了解、监督学校资金的使用去向,增强社会对高校资金投入的支持。纳税人与学生家长通过阅读高等学校披露的财务信息,了解学校资金投入的效果,了解学校为提高办学质量的努力,提高社会对加大高校资金投入必要性的认识。
  汕头大学公开披露年度会计报表已经7年,并没有给学校工作造成负面影响。学校每年委托普华永道会计师事务所对学校资金收支与使用、财务报表进行审计,出具审计意见,为会计报表公允性提供鉴证。不仅如此,从2003年起,汕头大学校内预算连续在校园网公布,供全校师生员工查阅,使预算脱去神秘的面纱,避免相互猜疑、相互不理解,为刚性预算提供基础,起到很好的效果。

顶 部   |    关 闭